Archive for April, 2010


云端计算与机器人

云端服务不只嘉惠网络计算机用户,手机、机器人都可以从更聪颖、更迅速的云端服务获益。
Google于4月12日并购了英国创新公司Plink,增强了影像搜索引擎工具Google Goggles的功能,Google Goggles能以手机拍摄诸如书本封面、绘画等的影像,再上网搜寻信息。Google并入Plink之后,预期功能将更扩充;Plink 创办人Mark Cummins 与James Philbin 认为Plink能协助Goggles建立影像搜索引擎,处理手机所见影像进而辨识物体或翻译文章。
不同于其他从车库发迹的云端创新公司,Plink源自牛津大学机器人实验室,Mark Cummins 与James Philbin在Paul Newman的移动机器人与Andrew Zisserman的影像几何研究团队工作时,即开始研发影像搜寻技术。
牛津大学研究团队目标在于促使机器人能自行探索挤塞、嘈杂的人类居住环境,即使GPS信息足够了解城市街道大概,然而对自行漫游的机器人而言,仍需弄通建筑物的里里外外、七弯八拐,以及街道上的布置等等。牛津大学发展的影像辨识软件,能协助有轮机器人使用摄影机建立自身的城市影像地图,发展出似人的辨识记忆影像能力。尽管机器人是从不同的视角去看旧目标,或旧目标附近物体被移开,仍能将上次看过的目标辨识出来。
Plink则让手机用户使用上述运算逻辑,手机拍摄到的艺术品(即使是从不同的角度拍摄)能与储存于云端的数据库进行比对。
全美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制造厂Adept Technologies公司也朝向云端,该公司的一些机器人在库房内移动与包装产品,应用类似Plink的影像辨识系统,机器人即可处理新目标而无须再修改程序。
云端计算服务已经从计算机用户扩展到手机、机器人。好莱坞影片机械公敌(I, Robot)有一个场景,群集的机器人转首望向一个救世主,机器人看的应该是云端计算吧。
参考来源:
NewScientist: Robots look to the cloud for enlightenment
相关连结:
Engadget 中文版:Google Goggles不是概念,是真的「拍立寻」

美国国防研究转向软性科学(softer sciences),例如生物、网络安全与社会科学。
依据美国国防研究与工程办公室(Defense Research and Engineering)的看法,合成生物学(synthetic biology)为快速获得美国国防部青睐的软性科学领域之一,研究目标企图产出新物种(organisms),或对现有物种进行再造工程以进行特定功能。五角大厦亟于了解物种对化学、离子与金属、电、磁、光与机械脉冲刺激的感知与反应,上述知识能协助研究人员设计具有生命的监视哨,能监测爆炸物或化学污染物的出现。
维吉尼亚州阿灵顿的海军研究办公室正注意于如何生合成(biosynthesize)标的抗生素(targeted antibiotics),能感知与攻击特定病原体。美国总统欧巴马明年的计划预算提供DARPA两千万美元经费进行合成生物学研究。
网络安全(cybersecurity)是美国国防部研究范畴的另一项优选,研究方向部分在于强化关键性的网络组成;受到网络攻击时,能增加军方反击与存活能力;瓦解国家层级的网络攻击计划与执行;衡量网络安全状态;探索与开发网络战争(cyberwarfare)的新观念。
当美国军方尝试击退阿富汗不断升高的暴动之际,五角大厦终于相信对文化动力(cultural dynamics)的了解与武器一般重要。美国国防部资助的社会科学研究计划,包含由Los Alamos国家实验室所研发的模式,仿真阿富汗的鸦片交易,并分析对抗效益。芝加哥大学另一个计划为模拟与预测潜在冲突。
美国国防研究与工程办公室主任Zachary Lemnios认为此种国防研究趋势变化,足可以使美国成为战场上的赛局改变者。

参考信息:

鸟群中的尊卑顺序

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但一大群动物到底是怎样协调一致地运动的却没有得到完全解释。它们是跟着一个领头的跑,还是遵守一套简单的行为规则?此前,这个问题在很大程度上一直是通过数值模拟来研究的,但随着重量仅16克的微型背包式GPS记录仪的问世,现在有可能对一群鸟中的每一只进行跟踪,并根据直接测量结果来验证相关模型。利用一群最多达10只的信鸽所做实验显示,一只鸟在飞翔中的位置取决于它在一个明确定义的社会等级中的位置——这种等级体系就相当于空中的“啄序”,即长幼强弱次序。有趣的是,鸟对其主要用左眼看到的“队友”能更快地做出反应,这进一步证明它们具有取决于其在鸟群中位置的具体角色。在Nature杂志2010年4月8日第464期封面的组合图片所示为鸟的实际飞行轨迹,是根据它们在鸟群中的领导地位的排列顺序着色的:在谱图红色端附近者居等级体系顶端;在紫色端附近者居等级体系末端。

参考:
Máté Nagy, Zsuzsa Ákos, Dora Biro & Tamás Vicse. Hierarchical group dynamics in pigeon flocks. Nature, Vol. 464: 890-893 (8 April 2010) .